minority report

看了这个片名还以为是个什么比较奇特的片子,导演又是 Steven Spielberg 于是就看了,没想到又是一个“预测未来型”的科幻片。

不得不说片子的科技元素还不错,虽然是 02 年的技术了,看那 UI 还是很花哨的,跟钢铁侠的绝对有一比。虹膜识别用的太令人觉得过分了,进入个商店都会识别出来你是谁给你做广告(要真这么牛了,哎做广告系统的人爽死了)。

预测未来和时间旅行(一般是回到过去)都面临一个问题,你知道了会发生什么,你能改变这个事情么?逻辑上说后者似乎有问题,因为违背了因果律;而前者似乎没有那么严格的限制:你打可以说预测不会是十全十美的。那么这个片子的核心机构,利用三个具有超能力的同志 yy 出来的未来的片段断定犯罪的发生,从而在犯罪发生之前阻止它,进一步逮捕那些“未遂犯”就存在一些问题了,这也是它为什么在片中被人审查(当然更有一些别的原因了)。那么既然超能力同志 yy 可能不准,为什么又准确的杜绝了片中 6 年来的杀人案件呢?刚好到了主角,事情出现了一定的变化。难道就是真的知道未来就可以改变未来这个逻辑么?那么对一个知道未来的人他知道的是“未来”么?

或许我们应该有理由相信,这种“预测未来”实际上只是 Laplace’s demon,也就是超能力在于能够根据“某些因素”计算出来未来,这些因素是建立在某些假设上的,比如预测者(或者已知预测的人)直接的干预,这样预测者可以主动的施加“控制”进一步计算出来控制施加后的结果。这样解释了预测者能够改变未来的原因。

问题并没有结束其实,如果两个预测者同时工作,都试图将问题向自己喜欢的方向推进,两个方向又恰好相悖,那会如何?问题的本质就成为了预测者如果有足够的能力计算出非预测者世界的行为,那么是否能够计算出另一个预测者的行为?这是一个估计没有答案的问题。一方面对于预测者来说其他事物的规律都是可以掌握的,而对方试图与自己进行相反的努力也是清楚的,如果这种努力只存在有限个可能,似乎就能决策某个目标下的最优决策(一般只是概率意义下),而反之亦然,两方面其实就只能依赖于随机来在某种分布下进行策略优劣的区分。对于一次行为,两者都会有胜算的。片子里面可惜没有这种对抗(本来是存在出现这种对抗的可能的),比较遗憾。

嗯,别的似乎没啥了,似乎不像 Spielberg 别的科幻片那么有一点发人深省的感觉哈…

——————–
And Esau said, Behold, I am at the point to die: and what profit shall this birthright do to me?

Advertisements
minority report

一个有关“minority report”的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