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fly/Serenity

Sheldon Cooper 是 Firefly 的忠实粉丝,可惜这个 sci-fi 拍成电视剧若干集后被取消了,事后发现这个故事喜欢的人很多,于是又被拍成了电影,于是就有了 Serenity。

感觉类似的电影还不少,科幻片的一个常见的冲突就是“科技”与“人文”的冲突,科学研究很多时候都以“简单”为美,数学里面最基本的方法莫过于公理系统,欧氏几何 5 条那么平实的表述就能获得我们从小学到高中看到的各种神奇的几何理论,类似的系统在拓扑、概率论、逻辑等等领域都存在,即使在很多应用的领域,我们也以找到了简单优美的方法为荣。因为人可以理解简单的东西,从而推演到复杂的系统上。这种概念一旦想应用到人类本身的演化过程上,就会出现类似的故事:起先大家都觉得各种生活上改进、但是逐步的又出现了一些未曾预料的问题。

当然 Serenity 讲述的自然不会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元素。另一个重要的元素就是对“真相”的处理,对权威的迷信。故事里面某神父强调要做一个坚定的 believer,尽管这句话从神职人员口中说出给人的感觉是布道,但是神父说,你不必与我有共同的 God,但你一定要 believe。信仰是一个好事,因为人受到挫折能够坚持的重要原因是他觉得这样做是 meaningful 且值得的,价值观决定了每个人的人生之旅。故事的正反两个男主角都是坚定的 believer,往往这种交手意味着你死我亡,抑或对其中一方的信仰基础的摧毁。如果你相信“真相”,那么请不要迷信权威,就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故事里面的权威和现实社会的政府是一个角色,对政府的 believer 来说政府掩饰的真相反而会成为他们的偏见,网络上且不说五毛,更多的可能就是所谓“公知”在扮演这种角色。当然,人要克服自己的偏见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真相往往都不是那么显而易见。

我想还有一个重要的冲突尽管没有过多的彰显出来,但是故事中屡屡被提到:文明是否应该被强加?在 River 的潜意识里,她被问到那些落后地区这也没有那也没有,我们“伟大的”文明向他们提供了这些,难道不应该吗?她说我觉得我们太 meddlesome 了。强势文明的价值观输出在当前世界里是那么的普遍并被各种加以“粉饰”,我觉得这就是人类的局限性。高等的文明,更应该以一种包容的态度存在,这意味着对其他文明的尊重,对自身文明缺陷的认知。所谓人无完人,任何文明都有自己发展的过程,也需要有适应自身特点的过程,强势文明的介入一方面导致文明多样性的丧失,另一方面文明的冲突往往因各种暴力行为的宣泄造成巨大的损失,尤其对被动接受外来文明的个体来说,这简直是灾难。

Serenity 大概就是这样一部揉合了多种元素的电影,尽管有人说这种相对较低成本电影与“大片”比起来视觉效果逊色三分,但是看一部这样的电影似乎比起那些一味追求“感官刺激”的片子要过瘾很多。你问我在比较哪部呢?其实最近的确也看了一部 The Expendable,当时没看演职人员,只是片头 Stallone 的名字闪过后又看见了 Jason Statham 和 Jet Li 心想这果然是动作片,而后来看片的时候又看见 Dolph Lundgren、甚至 Bruce Willis 和 Arnold Schwarzenegger,每一个人都是屏幕上的硬汉、打哥。可就算这样,这种组合产生的影响力还是让人容易忘却。

——————
And give thee the blessing of Abraham, to thee, and to thy seed with thee; that thou mayest inherit the land wherein thou art a stranger, which God gave unto Abraham.

Advertisements
Firefly/Serenity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