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还是别的?

有的时候看一些影评总会把一些东西归结到“人性”,我其实很不理解这个抽象的词,到底什么叫“人性”?

从某个角度来说,既然是“人”性,那就不应该是更大的一个范畴下的事物所拥有的属性,那么直接的一些对比范畴“动物”、“生物”可能就是这个概念所需要区分出来的东西了。也许这是对人性的一种误解。

传统意义上的灾难片,特别是“末日 xxx”类型的套路都是让人在一些极端的情况下生活、行为,通过这些行为里面的一些肮脏、高尚的东西来揭示“人性”,最近看的 Carriers 也大致是这个套路。影片里面的传染性病毒并没有深层次的介绍,只知道接触患病的可能感染,但感染途径并不明确(有可能是接触、也可能是血液还可能是呼吸),多长时间以后感染会呈现出症状也是未知的。我们只有一点是确定的,没有解药,患病后会很短的时间内死去。

我并不大清楚的是,如果这样一个传染病出现,传染也如此容易的情况下,是不是需要更大的范围内采取一定的措施,如患病者的隔离,也许在西方国家这样意味着对“人权”的侵犯?但是似乎在中国这类措施历史上多次出现过。也许正是西方的松散管理导致片中大部分人患病死去,那少数尚未被感染的人到处躲藏,或者建立自己的隐居住所,将任何外来的人拒之门外;或者长途跋涉,寻找食物、汽油等资源。在这种环境下,与其说看人性,还不如说看人性的丧失,既然都丧失了,那也就跟看动物世界没有什么区别,感染的人想活下去,不想离开“朋友”、“亲人”,然后却遭到拒绝、遗弃。兴许无知的动物还会继续守候,但是“理性”的人却意味着一刀了断的各种思绪。

事实上理性并不意味着决策。比如人知道传染病,因此会想方法避免传染,这是理性分析,那么对患病者如何处理,遗弃还是隔离还是如何,是不能从“理性”这个里面得到求解的,人是有局限性的,采用的决策其实是对风险的评估,这部分也有理性的成分,如果把每个人当作是一个 learner,他们根据过去的经验,结合自己的“主观”意愿,评估风险的时候或者保守的选择最大风险最小化、或者某种综合风险最小(感染风险 + 道德风险),也许所谓的“主观”就在于每个人选择性的看到一些事情。

  • 4 个人路遇父女俩,女儿已经感染,被索要汽油,第一次选择逃避(对陌生事物的先天逃避)
  • 女儿感染,父亲带着赶往传说中有解药的地方(舔犊情深)
  • 4 个人车辆爆缸,前去抢父女俩的车,尽管有武器,最后却选择把他们带到医院(明明可以强抢、也可以遗弃,如果需要做最大风险的规避的话)
  • 医院的仅存的医生面对一群患病小孩,手中的药只能延长 3 天生命,他选择使用氰化钾减少大家患病的痛苦(长期的煎熬 vs 短期毙命)
  • 4 个人并没有将父女俩继续带走(明明可以继续同行)
  • Bobby 因为鲁莽抢救小女孩感染(个性使然,毛手毛脚惯了,做事不考虑后果,也就是说这人本身也没啥理性思考)
  • Bobby 被发现患病后被男友 Brian 抛弃(连不认识的人都同行了,为啥自己女朋友反而不行?)
  • 3 个人路遇两大妈索要汽油未果发生枪战(弱肉强食)
  • Brian 被发现患病后,被弟弟打死(自己找死的成分比较多…)

我们可以看到以上多数行为里面理性占的部分实在太少,更多的其实是动物也存在的行为。兴许这种片其实是为了拍非人性?

——————-
And Jacob went out from Beersheba, and went toward Haran.

Advertisements
人性还是别的?

一个有关“人性还是别的?”的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