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Seattle 到 Toronto

很早离开了住处,不过似乎穿得太多,西雅图又并非那么寒冷,半路上就把羽绒服脱了下来,到了机场赶紧 check-in,帮助 check-in 的同志似乎没觉得三脚架如何如何只是觉得我的箱子大概放不进去,好吧,UA 那个架子果然特别小,衣服塞多了之后进去有点难度,遂为航空公司的 check-in fee 作了贡献。安检比较猥琐,笔记本什么的要单独拿出来,其实我的背包比较沉,一堆镜头贡献不小。

进去之后找了个没人的侯机处各处通知到位,然后赶到自己登机口,居然正好开始登机,因为选择的是靠窗的居然还先登机。赞。不过窗外没啥可看,起飞的时候看到下面城市亮亮的跟萤火虫扎堆一样还是比较好玩,就是难以拍张可用的照片。

虽然推迟了几分钟起飞,到芝加哥 ORD 实际还是提前了 5min,不是太担心赶不上转机,结果慢悠悠走到登机口问了圈确认后一直都没有听见登机的消息,感觉肯定是 delay 了。芝加哥飘着“小雪”,不少飞机都裹起来了,怕是要除冰。无良的通知说还有 10min 可以解决故障,结果一等就是 1 个多小时,然后又说 5min 就搞定,又去了半个多小时,最后说 a few moments 边上的人抱怨道鬼知道你这一个 moments 到底有多长。

好不容易进了飞机,这架飞机更小,只有两排 2 人座,窗外还有积雪。

窗外的雪
窗外的雪

看样子还得等。终于来了个除雪车。

除雪车
除雪车

除雪过程一般分两步(参看这篇),第一步是把水和乙二醇(glycol)的加热混合溶剂喷洒到飞机表面,将积雪和冰融化去除,乙二醇和氯化钠类似可以降低冰点(导致融化),不过可能这个喷洒的还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感觉是淡黄色的,看起来热气腾腾的;第二步是在飞机外表面镀上一层抗冻层,这主要是某种丙二醇(propylene glycol),看起来是一种粘稠的东西,浅绿色附着在飞机上,据说可以抑制在飞机表面进一步产生积雪和冰层。

抗冻层
抗冻层
机窗
机窗

起飞过程中飞机表面的气流导致抗冻层的脱离,窗上形成了各种纹理,感觉这是所谓非牛顿流体的原因?

Toronto 的雪
Toronto 的雪

12 点终于从 Toronto 海关出来,多伦多比起想象中的稍冷,积雪很深,看起来特别有感觉。

Toronto Eaton Centre
Toronto Eaton Centre

mm 带着去 Eaton 腐败 + 购买生活用品。

——————
And it came to pass at the time that the cattle conceived, that I lifted up mine eyes, and saw in a dream, and, behold, the rams which leaped upon the cattle were ringstraked, speckled, and grisled.

Advertisements
从 Seattle 到 Toronto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