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记忆的,迷失的

这两天西雅图格外的冷,刚刚欢庆 Seahawks 的胜利余音未了,半夜的电话响起,告知大洋彼岸的消息,消逝的已然消逝了… 几曾何时名字就只是一个符号,想要变得厚实,变得生活,却唤不起一点点思绪,消逝的是在一起的时光,模糊的是曾经的印象,干涸的是自己的想象。我可能不曾在意,也可能渐渐的失去这种感情,突然间我发现依然无法回避消逝的的确是在消逝,一旦完全消逝,再也没法回去。

记忆是陈年的杂碎堆,我在其中寻觅一丝丝痕迹,我知道现代的科技允许我从小巧的硬盘中快速的检索到它,但是我却在回避。难道我真的不记得,还需要一个没有灵和肉的机械来帮助我回忆?很多年,来去匆匆,甚至过而未见,偶尔聚餐经不住絮絮叨叨,慈祥的您每每都是在冬天给准备了厚厚的棉被,炖好了牛肉,再早些年甚至一起去过一次菜场。这些点点滴滴,随着夜的寒气,渗入我的脑海,开始刺激着我的神经…

近几年,曾经一度觉得有点迷惑,岁月让心智有一些恍惚,我暗自担心生活是否会更加艰难,却未料突然间却因为其他的原因摆脱了一切。也许这是一种更好的解脱,我未能看悟,也许觉得自己太笨、能力不够,发生之后却无法做出更加果断的决策。迷失在地球的某个角落,暗自谴责却没有什么行动。也许惊讶于自己的冷血,或者已然麻木于生活的磨砺。

sleepless seattle… 告诉我,怎么做?自以为已然长大,面对别离依然无力。愿您安息…

——————
And Laban answered and said unto Jacob, These daughters are my daughters, and these children are my children, and these cattle are my cattle, and all that thou seest is mine: and what can I do this day unto these my daughters, or unto their children which they have born?

Advertisements
消逝的,记忆的,迷失的

一个有关“消逝的,记忆的,迷失的”的想法

  1. indicator 说:

    我曾经有过类似的迷惑,后来有了这样一些想法。其实我的祖辈从未离我而去,他们的基因依然流在我的细胞里,影响着我,照顾着我。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存在,存在不仅是用言语和行动来影响周围的人。另一方面,以人的思想而言,祖辈曾经对我的性格影响,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投影,我的存在即代表着他们的精神部分的存在。我觉得存在与消逝并非是0和1的区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