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又是一个轮回

四年前的暑假,刚刚毕业的我北上到了帝都,开始了码农的生活,北京给人的感觉就是人多,喧闹,虽然环境很差但是不仅仅有亲人还有很多说着中文的朋友、同事(突然发现刚到北京的时候跟同学游了次故宫,走之前又跟爸妈去了趟故宫)。两年前的九月,只身飞到了 Seattle,陌生的环境,大部分只能通过英语交流的同事,我积极地在周边探索着,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够融入环境。现在却搬离了居住了两年的公寓,来到了 Kirkland 和 Bellevue 交界的这里。

之前的生活和北京仍然非常相像,每天步行到办公室,周末公交去买点菜,周边是热闹的市区,不论是去公园也好还是 casual walking,总觉得身边还是很多人的,即便深夜路上也能碰到几个人;这次的搬家却是另一种格调,小区路上几乎看不见人,偶尔能看见松鼠到处晃悠,到了晚上如果没有那几盏稀稀拉拉的路灯,那就是漆黑一片,因为住得离高速公路近,刷刷的车声远远地传来。不仅没有人,也没有便利店,没有任何让人觉得有生气的东西。

欢迎来到美国大农村的生活。

早上路上几个家长拉着大小不一的几个娃在路旁等候着校车的到达,我走到公交车站需要 15min,晚了的话可能要等 10-30min 不等。其实车上时间不长,大概 5min 就到了公司。晚上回来一路无人,进入家里面连之前马路上偶尔传来黑人车上大声播放的音乐都没可能,在家写写这篇 blog 唯一让我听见的就是敲键盘的声响。也许这就是师父说的住了几年后把他逼疯掉的环境吧。

两年来并没有很早的解决行路问题,作为新进的司机我仍然不是很有把握上路,主要是闹市区认路非常难,小路和单行道错综复杂,加上前面几次好在半夜开车车少没啥大问题,结果一次白天出行连续被人滴了几次,实在是倍感压力。但是在这里不开车出门几乎不可能。附近有中国超市,也有中国饭店,但是只在开车情况下才显得近,不开车的话,连公交车都没有的坐。

也许只有在这种环境下,人被逼上梁山才会开始尝试新的东西。如果我活下来,也许就能做更多的事情。

周末还钥匙,站在公寓门口,里面已然空荡荡没有什么东西,记得在 Amazon 的前三个月好像什么都没有做,除了熟悉生活以外,另外还盼望着 mm 早点过来,结果那年圣诞节 mm 飞机因为大雪延误,深更半夜一辆大巴从温哥华过来,好在离住处不远。走过 3rd Ave 的夜晚好几次,每次都是 mm 过来,昏黄的灯光,Belltown 独特的氛围,为了最后感受一次,搬家前我坐在 local pho 的外面慢慢的看着天色渐黑,华灯初上。我似乎又想起在 boxing day 跑去 downtown 购物。是的,回忆似乎就是这样遍布了这些街道。

我来到了 Kress,这是我初到 Seattle 为了解决伙食问题找到的最近的一家 grocery store,当时的我买了咸肉和大白菜回去伴着意大利面熬过了第一个阶段。我离开这里不仅想起了当时的我,憧憬和激动,现在更多的是平静,我仍然是购买了同样的食物,进入了隧道,等候着离开的车辆。一个年轻的女孩轻轻从我面前走过,一看装束就像那时初到的我,她扶起相机在面前拍了一张对面的照片,然后消失在远处。

下一个轮回开始了。

——————
Then Jacob said unto his household, and to all that were with him, Put away the strange gods that are among you, and be clean, and change your garments

Advertisements
两年,又是一个轮回

一个有关“两年,又是一个轮回”的想法

  1. indicator 说:

    我来美国一直没搬过,就住在超市与办公室中间的地方.每次出行到一个没有公交车的地方,我就觉得特别不适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